所在位置:首頁 > 廉韻清風 > 歷史文化 > 正文

一張老照片背后的紅巖故事

在重慶紅巖聯線文化發展管理中心收藏的珍貴文物中,有這樣一張泛黃的老照片。照片上,一家三口精神飽滿,左側是年輕英俊的父親,右側是靚麗可人的母親,二人呵護著天真無邪的孩子。不難想象,這是多么幸福的一家人。

翻轉照片,背后是題詞:

堅持我們昔日的意志,為正義真理而斗爭!這是一九四四年春天在桂時的小影。中立者是你不曾見面的女兒丹尼。齊修存念。凌、英、丹尼贈一九四五·六·三

據紅巖聯線工作人員介紹,這張照片是紅巖烈士何雪松的妻子莫凌志贈與友人歐陽齊修(著名作家、編劇陽翰笙之弟)當作留存紀念的,照片中正是何雪松一家人。

讀完飽含信念的題詞,再次翻轉照片,何雪松那英俊的面龐仿佛多了幾分堅毅和勇猛,在歷史見證下,他已然成為一名受人敬重的革命斗士。

被捕——為了挽救危局。

何雪松,1918年出身于書香門第,早年曾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下屬的電影放映隊工作。在放映隊期間,何雪松積極宣傳抗日思想,而后擔任中學教師,利用講壇積極宣傳新文藝思想,后來因為支持學生運動被校方解聘。

1946年,歷經坎坷的何雪松帶著一家人來到重慶,住在七星崗純陽洞抗建堂對面的樓房里,隨后在海棠溪孫家坡第五軍官總隊任上校教官兼《五總》月刊總編輯。

1947年10月9日傍晚,外出數日的何雪松突然回來,他腳步急促,進院子時邊走邊脫外衣走進屋里并將房門關上。

不一會兒,幾個拿著手槍的人沖進院子,妻子莫凌志被嚇了一跳。“你們干什么?”莫凌志沖這群人問道,他們沒有理會,沖到房門前,一腳把門踹開。

一群人沖進屋,只見何雪松坐在火盆邊,拿著火鉗撥弄著燃燒的紙屑。領頭的特務一把奪過火鉗,發現紙已化為灰燼。他氣急敗壞地大吼:“你是何雪松嗎?”

“是的。”何雪松冷靜地回答。

“走,跟我到二處去談話。”何雪松一聽,站起身來,穿上外衣,走到搖籃前,親了親只有三個月大的小兒子,便從容走出家門,妻子帶著兒女哭哭啼啼地追在后面。

何雪松回頭對妻子大喊:“一定要把孩子撫養大。”話音還未落,幾個特務就七手八腳地把他往車上推,車子“呼”地一下開走了。

原來,從軍官總隊退役后,何雪松與蕭中鼎、李子伯計劃發動武裝起義,以配合人民解放軍解放四川。然而,起義消息被泄露,何雪松負責的聯絡站因叛徒告密遭到破壞,組織要求他立即轉移。

“家中還有一份機密文件,若是落入特務手中,后果將不堪設想。”思來想去,何雪松決定冒著生命危險回家銷毀文件。哪知,這一次回家,竟成了何雪松與妻兒的永別。

寫詩——為了擎舉希望。

被捕后的何雪松等人被押往重慶白公館監獄,何雪松嚴詞拒絕“自首便可獲釋”的條件。次年4月,他被轉囚于渣滓洞監獄。在被稱為“人間魔窟”的渣滓洞監獄,關押的“政治犯”每天都面臨著殘酷用刑和嚴厲管制,但他們沒有停止斗爭,而是以筆為武器,寫詩作文,互相鼓勵。

寫詩的紙,是大家節約下來的如廁手紙,筆則是從廁所篾竹墻壁上取下的篾片磨尖做成的。“墨水”也是自制的。獄友們從破棉襖里扯出一團棉花,在油燈上點燃后丟進飯碗,棉花燒完后的黑灰加水就成了“墨水”。

1949年1月29日,正月初一。當天,特務所長李磊、管理組長徐貴林進城去了。“能不能讓我們搞一場春節聯歡會?”獄中難友向當時獄中策反對象、值班特務黃茂才提出,春節這天不關牢門,讓難友們盡情聯歡。經過斗爭和談判,黃茂才同意了。

牢門打開了,女牢的難友們把紅紅綠綠的被面拆下來圍在身上扭起了秧歌,還唱起了《鬧新春》《慰問解放軍》等歌曲。男牢的難友們圍了一圈,表演“鳳陽花鼓”“疊羅漢”“打蓮花鬧”等節目。

當難友們自編自演的節目一個接一個、高潮迭起之時,一群詩友悄悄“溜”進樓下一號牢房,宣告“鐵窗詩社”誕生。

“我們坐在牢里,首要的就是要有斗志。常言道:詩言志,今天我先來拋磚引玉。”曾任《挺進報》編輯的古承鑠將長發往后一甩,一派詩人氣質地吟誦了一首《宣誓》。

“好,寫得好。古兄的《宣誓》代表了我們所有人的宣誓。現在人民解放軍節節勝利,蔣家王朝的統治不會太長了。雖然我們不能直接參加人民解放戰爭,但在這個特殊的戰場上,我們要以最大的努力去投入戰斗,毫無愧言地去迎接革命的勝利,所以我寫了一首《迎接勝利》給大家聽聽……”何雪松說完朗誦起來:“烏云遮不住太陽,冰雪鎖不住春天,鐵牢——關住了戰士的身子,關不住要解放的心愿。不怕你豺狼遍野,荊棘滿山,怎比得,真理的火流,革命的烈焰。看破曉的紅光,銷鑠了云層,解放的歌聲,響亮在人間。用什么來迎接我們的勝利?用我們不屈的意志,堅貞的信念!”

“好——!”詩會越開越激昂,何敬平吟誦了《把牢底坐穿》,蔡夢蔚朗誦了尚未完成的“黑牢詩篇”……“鐵窗詩社”在一位位詩友激情澎湃的吟誦中正式成立。

舍身——為了迎接勝利。

1949年11月27日深夜,歌樂山上寒風呼嘯,霧氣籠罩在四周,渣滓洞監獄陰冷徹骨。此時,大多數獄友沒有絲毫睡意,有的獄友站在牢門口密切觀察著外面的一切響動。

當天渣滓洞的情況有些異常——敵人在各處增派崗哨,內院和外院更換了燈泡,整個監獄被照射得如同白晝;特務辦公室的電話不時響起,焚燒檔案、文件的火光閃閃爍爍;外院聚集了很多荷槍實彈的國民黨特務;近段時間特務以“轉移”為由,分幾批帶走了幾十位獄友……盡管外面的氛圍有些恐怖,但何雪松鎮定自若,靜靜地躺在冰涼的地鋪上。

一聲口哨聲劃破了夜空的寂靜。“樓上的全部下來,我們要辦移交了,快!”徐貴林站在放風壩上吼叫著。

沉浸在思緒中的何雪松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驚醒,他站起來跑到牢門前,想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。

“交給誰?”

“交給重慶警備司令部楊森,下去安靜點,等警備司令部來接人。”

何雪松意識到該來的終于還是來了:“我看這次是兇多吉少,最后的時刻到了!”

很快,特務們跑上樓來,打開樓上八室,何雪松怒目橫瞪:“如果我們犧牲了,你們這些強盜也活不了多久!”不一會兒,所有獄友都被轉移到樓下八間牢房,牢門被鐵索死死鎖住。

這時,一群荷槍實彈的特務涌入內院,沖上走廊,站在每間牢房的門邊。一聲口哨聲之后,無數子彈從每個門口射向牢里手無寸鐵的人。剎那間,整個監獄槍聲大作、彈片橫飛、煙塵彌漫。被機槍掃中的何雪松受傷倒在了牢門口。看著身邊的難友一個個倒在血泊中,看著敵人囂張的槍口還在狂噴著火舌,何雪松用雙手死死握住木柵欄門兩側、用身體擋住槍彈,同室的蕭中鼎等人得以生還。

面對生與死,何雪松等人毅然選擇了把死亡留給自己,將生的希望留給別人。他們沒有等到11月30日的重慶解放,卻用身軀讓活下來的人迎來了勝利的曙光。他們是革命的斗士,他們是永遠的英雄。(賀興梅)

可兑现的棋牌游戏